首页 编读往来 目录 稿约 关于我们 订阅    
  作者投稿 编辑审稿  
 
“口”、“嘴”、mouth、lips及cherry:从翻译看双语辞典释义的认知准确性
 
朱纯深
 

本文以“口”、“嘴”、mouth、lips的互译性为例,探讨了双语词典的释义编纂。双语词典实质上是以两种语言为对象,它的基本任务是研究两种语言在词汇体系中所存在的差异,而且这种差异,很多又是来自民族文化知识方面的差异。面对普遍存在的双语间差异,要通过翻译寻找对应词,就成了双语词典编纂的内在张力。为翻译服务的双语词典对翻译者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工具书,但这类词典往往是在翻译的初中级阶段,或者是对初出道的翻译者最有帮助,因为到一定水平之后,不为词典所困的翻译是最见功力的翻译。 从翻译训练的角度看,善用词典也包含了如何在实践中将单双语词典、两种语言内的同义词词典等工具书并用,在释义层面互相参照比对,再根据上下文确定译文的功夫。因此,尽管描述法释义可能因为种种原因,而不适合出现在以对应翻译为目的的双语词典的成品中,而且双语词典也可以“不必要用义素分析的方法来释义”,但是我们的个案研究证明,编纂过程始终都需要参照单语词典的释义,包括原语单语和归宿语单语的词典释义,而最常用的词语往往最可能需要用义素分析对比法来确定具体义项中的词义范围。 完全避免双语词典中的“释文”现象,真正对应的释义是不可能的;双语词典的翻译性质与学习性质应该加以区别,之后再考虑是否两者兼备或者各自分别;在释义中,不必刻意避免甚至一味排除“释文”,而应酌情包括。要建立“酌情”的意识,前提是要承认,再则要系统地了解相关文化间、语言间,其实是认知体系间的相异性,亦即接受“异”是必然、“同”是偶然(如纯粹的科技术语)这一现实,在这个基础上引进必要的“释文”对所选的对应词做出认知概念上的微调。这样,双语词典就不会仅为初学语言者提供入门的帮助,或者为翻译者提供初始的译文提示,而是真正成为两套词汇系统及其所体现的认知体系之间的互通界面。教翻译的老师也就可以不用那么急着提醒高年级学生,做翻译时不要一部双语词典用到底,碰到模糊地方,要有意识地参考原语及译入语的单语词典释义,这样才能更有效提高译文的精确度

 
 
     
  版权所有:东方翻译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