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编读往来 目录 稿约 关于我们 订阅    
  作者投稿 编辑审稿  
 
作为翻译家的贾植芳——贾植芳先生二周年祭
 
宋炳辉
 

集作家、翻译家和知名学者于一身的贾植芳,他的魅力是深厚的,他的形象丰富而多面。自20世纪20年代末,随兄长离开汾城老家去省城中学读书起,贾植芳就开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坎坷历程,这半个世纪的磨难也成就了从一个山村孩子到知名的“七月派”作家、翻译家和人文知识分子的炼狱之路。正因为他的历经坎坷和九死一生的传奇经历,在一般读者的心目中,其作为现代左翼作家和特立独行的当代知识分子形象几乎盖过了他作为卓有建树的翻译家形象,而要理解和评价其译介工作的成就与特点,也的确需要同他的生命追求相互贯通。 贾植芳对外国文学的长期阅读、翻译和研究,逐渐形成了其开阔的世界文学视野。但他的精神资源从一开始就不是单一、规整的现代学科可以框范的,他的践行也非作家、翻译家或者教授、学者所能限囿。从这个意义上看贾植芳的翻译实践,显然非职业翻译家可比。对他而言,翻译的目的是为了拓展和引入参与社会变革和现代化进程的外来资源,而翻译本身就是这种实践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他的翻译选择完全取决于对文本对象的思想艺术和文化学术价值的内涵和倾向。尽管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重点,但同样不受国别、学科、源语言和文体的限制,戏剧、随笔、传记,乃至经济、社会和文学研究的学术著作等等,都是他的译介对象。 他提醒学术界,其实早期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著作,都曾把翻译文学及中国现代文学对外国文学的接受和借鉴,作为治史立论的出发点,只是建国之后相对封闭的文化环境和意识形态压力以及文学观念的褊狭,才导致对翻译文学价值和地位的忽视,翻译文学被贬为可有可无聊备一格的次等文学,翻译家在文学出版界也只能敬陪末座。他的这种理念,体现在中国现代文学和比较文学等学科的学术实践中,就是大力倡导和支持对中外文学关系和翻译文学的研究,在其主编的《中国现代文学总书目》(福建教育出版社,1993)等著作中,不仅反复申述同样的论点,并身体力行,把现代翻译文学资料的整理提升为学科研究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从而突破了中外文学学科在研究对象上的机械划分,为新时期中国现代文学和比较文学学科开辟了新的学术空间。

 
 
     
  版权所有:东方翻译杂志